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69章:熟悉又陌生的电话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69章:熟悉又陌生的电话

    简然在哭,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落在了他刚刚蹂躏过的雪白肌肤上,像是在提醒着他的恶行。而那双含泪的眼睛,望着他,清晰地倒映着他失态的模样。秦越一时有些愣怔,简然眼中那个狂躁的人……真的是自己么?自己……怎么会如此失态?秦越想不明白。怎么都想不想明白自己会变成那样。秦越深深地叹了口气,而后轻轻地靠近简然,小心翼翼地吻去了简然脸上的泪。泪很苦,很涩,一直苦进了秦越的心里,上他的心感觉到了前所未有过的酸涩感。“对不起。”他说。秦越说完对不起,转身匆匆离开了。房门重重关上,将简然的视线阻隔,她看不到秦越的身影了。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这件被扯得不成样子的礼服,简然心酸得眼泪又要滚下来。她赶紧深吸一口气,强行把快要流出的泪水给逼回去,不许自己再哭。她背靠着门板,仰起头,双手捧着脸,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秦越,一个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闯进她生活的男人。渐渐地,在不知不觉间,她开始在乎他,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在乎他是否知道她的过去。如今,她还没有胆量告诉他京都发生的那些事情,也不知道他知道之后会怎么看她,会不会也和许多人一样,也会误会她,也会看不起她?简然心里很没底,所以一直都不敢提,因为她不想他知道自己的家庭是那么的不堪。她甚至觉得,他知道真相之时,很有可能是他们两个人的分手之日。嗡嗡——寂静的空间里,茶几上手机震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又把简然吓了一跳。她拖着裙摆拿起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数字,也就是说这个号码并不在她的通讯录里。虽然不在通讯录里,但是简然对这串数字还是有印象的,当初那么亲的人用的手机号码,又怎么会没有印象。手机还在响,简然伸出的手指却迟迟未落下,她的内心非常挣扎,到底是接还是不接?想来想去,简然决定就听听那个人究竟想对她说什么。最后一刻,简然手指滑动,接通了电话。电话接通之后,手机两端的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安静到能够听到对方从手机里传来的呼吸声。良久,还是对方的简昕先开口说话了。“然然,明天有空么?我们约个地方见一面吧。”简昕温温柔柔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到简然的耳里,还是和当年一样娇媚动听。简然还记得凌飞语这样形容过简昕的声音——生来就是通过电话来勾引男人的妖媚声音,难怪顾南景那么快就被她勾上手了。“然然……”简然没有应话,电话那边的人又试着叫了一声。三年前,在简然知道她被暴力的网民人肉那些事情是简昕一手策划做出来的时候,她就对自己说这辈子没有姐姐了,她的姐姐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如今,三年后接到简昕的电话,当初心里的那种怨、恨,以及各种各样的情绪,已经慢慢消磨掉了。何必要拿别人做的错事来惩罚自己呢。简然就是这样告诉自己的。“然然,我想跟你谈谈妈妈的事情。”忽然听简昕提到母亲,再想到母亲卧病在床,而自己这三年来却是不问不闻,比起母亲无法选择对她做的那点事情,她这个比起来更是过份得很。“你说时间和地点吧。”最终,简然还是妥协了,她需要知道母亲的身体情况究竟怎么样了。“我查了下攻略,听说江北和平路有家京味菜特别不错,我们明天中午在那里见如何?”明天是礼拜六,简然休息,是有空的,便答应了。挂掉电话,简然站在镜子前看自己,礼服的肩带已经被秦越扯坏了,她白皙的肩头都露在外面。要是她这幅样子让别人看到,怕是又会传出一些难听的话,所以她绝对不能这个样子出去。这里没有更换的衣服,她必须想办法怎么打理一下,不要让别人看出来。简然是服装设计师出生,以前搞设计的时候,经常拿布剪剪裁裁是常事,而她的动手能力也是非常强的,想要把身上这条件礼服修改一下,应该是可以的。她很快便有了主意。她将小披肩扎成一朵蝴蝶结,再与肩带绑在一起,这样不仅看不到断裂的肩带,还能掩盖秦越留在她脖子上的吻痕。嗯!看着自己DIY过后的礼服,简然非常满意。确认身上没有任何能让人诟病的不妥之后,简然才开门出去。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以为早就离开的秦越,此时就站在门口,她打开房门就和他的视线撞个正着。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更不知道能说什么,气氛很是尴尬。最后,还是简然先开口说:“那个,我想先回去了。”她低下头,不想看他的目光,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异样排斥的感觉。“嗯。”他轻嗯了一声,大掌伸过来抓住她的手,牵着她就走。她想甩开他的手,但是还是忍住了。她是他的妻子不是么,刚刚发生的事情,她就全当他在对她行使丈夫的权力了。简然在心里给自己找借口时,秦越已经领着她上车了。司机老魏从后视镜悄悄看了一眼坐在车后座默不吭声的两个人,小心翼翼问道:“少爷,去哪?”“回家。”秦越淡淡抛出两个字,便闭上眼睛靠在车座上。他表面淡定如常,但内心却是波涛汹涌。秦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向来自控力超强的他刚刚竟然在简然的面前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差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差一点点他也变得跟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一样。若不是她的眼泪流得及时,他想他可能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错事。好在,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还没有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他与她还能好好地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