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104章:伪装的笑容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104章:伪装的笑容

    顾南景问完这话,多么希望能够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回答他——不是!但是他没有等到人站出来说不是,等到的是薛志骁站出来,说:“顾少,这就是我们家的秦总,你有什么问题?”“他、他真的是LeoQin?那个掌管盛天的LeoQin?”顾南景摇了摇头,好希望薛志骁跟他否定。这个叫秦越的男人,恰巧姓秦,恰巧在盛天工作,但是绝对不是盛天的当家人薛志骁面无表情掷地有声地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盛天的LeoQin。”顾南景再次看向秦越。秦越就是秦越,只不过是创新的一个小总裁,背后也没有查到什么大的势力,怎么可能一眨眼他就变成了LeoQin了?要是秦越真的LeoQin,那么自己想要与盛天合作的目的就泡汤了。想到自己不仅没法与盛天合作,更惹怒了盛天宣布永远都不与顾氏合作,顾南景惊得浑身直冒冷汗。他在顾氏的地位本来就不稳固,随时都可能被其它人取代,争取与盛天合作是他唯一的希望。如今只要盛天把永远不与顾氏合作这个消息一发出去,那么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父亲抛弃,再也无法进入顾氏核心部门。其实,他早该想到的,LeoQin是盛天当家人的英文名,多少年来大家都习惯这样称呼他,却是忘记了他也应该有中文名的。而且秦越的气场,那种站在那里什么事情都不做,却能将所有人碾压的气场。那种气场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创新科技的总裁能够拥有的,他的背后应该有别的身份。可是他太自以为是,或者太信任李刚那个蠢货,从来没有把秦越联想成是盛天的那个、秦总……”此时的顾南景比吃了黄连还要苦,苦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秦越冷漠地扫了顾南景一眼,转身便走。顾南景想追,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哪里还有脸去追,就算追到了又能如何?“顾少……”“都给本少爷滚,一群饭桶,本少爷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你们看看你们一天给本少爷做了什么?”顾南景抬脚就踹身边的人,一连踹了好几脚,把在秦越这里受的窝囊气全洒在手底下的人身上。可能太过震惊,好长一段时间顾南景还是恍恍惚惚的,双腿也是软的,走到门口一个不注意,摔了一个狗吃屎。他的身下跑去扶他,又被他踢了两脚,口中骂道:“滚,都给老子滚,谁他妈再过来本少爷灭他全家。”薛志骁看着顾南景又吼又骂的模样,不由得摇了摇头,顾氏要是交给顾南景这种人接手,怕是再无将来可言。同样是二十八岁的年轻人,同样是出生在富豪之家。一个是出口成脏,到处惹事生非的二世祖;一个沉稳内敛,做事低调,行事非常有原则的盛天掌舵者。这样一对比,他们的秦总比起顾南景优秀的何止千万倍。……简然站在房间的落地窗边,手中握着捡来的那枚戒指,背挺得直直的,目光呆滞地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雪景。仿佛母亲就站在窗外,对着她笑得温柔又慈祥:“我家的然然最乖了,妈妈最喜欢然然了……”“妈妈……”简然冲过去想要抱住母亲,却撞到了玻璃窗上。疼痛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她让她知道原来刚刚的画面是自己产生的幻觉。“简然!”秦越开门进来刚好看到这么一幕,看到她撞到玻璃窗上,他的声音都阴沉了几分。简然抬起头来对他笑笑:“你回来了。”秦越看着她,眉头紧蹙,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简然,你有我。”“我知道啊。”简然对他俏皮地眨眨眼。他明明在笑,可是秦越却觉得她比哭还要伤心,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用力搂着她。被秦越用力搂着,他的体温那么一点点传递给她,让她的身体没有那么冷了,心也没有那么冷了。他的力气真的好大好大,仿佛要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一样,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却感觉到了他的关心。她轻轻推了推他:“秦越,你快搂得我喘不过气来了。”秦越没有理会,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陪你去殡仪馆。”“不要。”简然想也没有想便一口拒绝了。秦越放开她,改捧着她的脸:“简然,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能当着没有发生。”简然承认她是在害怕,她害怕自己最后的一点点幻想都消失了,她害怕看到不愿意看到的。可是秦越也说得对,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不能装着没有发生,必须勇敢去面对。小的时候,母亲常常摸着她的头说:“我的然然最勇敢,最坚强了,以后长大了没有妈妈在身边的时候,也一定能够好好照顾自己。”现在她长大成人了,她能好好照顾自己,但是她更想好好照顾母亲。那天她们说得好好的,说出院后妈妈就跟她回家的。母亲亲口答应过她的啊,可是母亲为什么不再多等她一会儿,等她到简家,她就可以接母亲走啊。“简然……”“走吧。”简然深吸了一口凉气,又抬起头望着秦越笑了笑。秦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过简然的笑容。她强装坚强的笑容可以对任何人去笑,但是在他这里,他只希望她做最真实的自己。可是,他却拿她没有办法,他甚至不愿意让他知道,其实他早已看穿她伪装的笑容。……对于简然的个性,简正天也算是比较了解的。他早就料到简然一定会来殡仪馆,于是早就在带着人在进殡仪馆的必经之路等着了。他看了看简然,再看了看简然身边的秦越。秦越也看向简正天,目光浅含笑意,却没来由得让简正天打了个寒颤。简正天避开秦越的目光,再次看向简然,说:“然然,三年前你做出那种事情,你的母亲早就对你死心了,如今她去世了,你也别再来打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