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381章:眼睫毛闪了闪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381章:眼睫毛闪了闪

    “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战念北双脚一抬,帅气起身,一掌拍在裴公子的肩头,“不是还有你们总统大人的三儿子在江北,你是小人物不知道,他应该知道。”裴公子笑了笑,还是笑得那么欠扁又犯贱:“战军长,那你就去找他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战念北瞪他一眼,转身便走:“姓裴的,别跟老子玩花样,不然你休想活着离开江北。”裴公子赔笑道:“战军长,我哪敢在你面前玩花样啊。你走好,我不送了。”送走战念北,裴公子立即打了一通电话,那边一接通他便急急说道:“三少,战念北刚刚问起了HDR病毒的事情,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来的风声?”HDR病毒原本是A国军方研制对付HHR病毒的解药,却在无意中研制出的一种半成品病毒。HDR病毒的烈性比HHR病毒强过十倍,军方最初是想毁掉,但不知道怎么的,就流传了一部份出去。目前工作人员还没有研制出对付HDR病毒的具体方法,所以……如果有人拿这种病毒去做坏事的话,对A国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正因为如此,裴公子不可能在战念北面前承认这件事情,承认了的话,对A国的影响……绝对不他能够承受得起的。电话里传来列仍然有些沙哑的声音:“你去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裴公子顿了顿,说:“我之前倒是知道一些消息,只不过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如今战念北亲自出马了,我猜想会不会是秦越中了HDR病毒?”听到裴公子说有可能是秦越中了HDR病毒,烈几乎立即转头看向床上睡得并不安稳的小然然。小然然今天一天特别粘人,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一步都不愿意分开。晚上他好不容易哄她睡着,她没睡多久又被惊醒。她可能是做了噩梦,吓得举起两只小手拼命乱抓,嘴里哇哇地闹着,小小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没有多长的时间,小然然被吓醒过两次,吓得眼泪汪汪……烈知道,她一定是被抓那天受到了惊讶,小小的内心还有未散去的阴影。睡着了,会做恶梦,可是小小个的小然然还是在努力睡觉……因为她记住了烈哥哥对她说过的话,只要睡一觉再醒来,爸爸和妈妈就会出现在她的眼前。看着小然然,又想到裴炫智刚刚说过的话,如果小然然的爸爸真的中了HDR病毒……想到这里,烈立即吩咐道:“你去把事情查清楚,如果有用得着我们帮忙的地方,尽量去帮。”听到主子的命令,裴公子又是一脸的不解,这个大男孩,还是他们那个从来不管闲事的三王子么?以前他总是对他们说,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闲事少管。最近他怎么越来越来爱管闲事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然裴公子也只能在心里吐吐槽,胆儿还没有肥得当面跟他们的三王子去说。他们家的主子,别看年纪小小,但是比起他的两位哥哥,各方面的能力不知道优秀多少倍。可能就是他太过优秀,也有可能因为他是家里年纪最小的孩子,总统大人对他比对他的两位哥哥都好。正是因为他特别受父亲的宠爱,他那位善妒的大哥才会趁他离开A国来到江北,身边没有一个人的时候对他下狠手。还好他的命大,逃过一劫,活了下来,不然他们都不知道回国之后怎么跟总统大人交待。……江北军区医院。简然眼睁睁看着时间一分分溜走,走过了秦越最佳的清醒时间,而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秦越躺在病床上,却什么都做不了,心慌与无力就像两座大山一样压着简然。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快要要窒息了,她恨不得一把将秦越抓起来,把他摇醒。“秦越……”她抓紧秦越的手,紧紧握着,“你是不是想要丢下我和小然然不管了?你不要我们了么?如果你真的不想要我们了,你也要醒过来,你对我们亲口说。”他怎么能这么过份,让她一直为他担惊受怕,而他就是不醒过来,难道他真的想要丢下她和小然然不管了么?简然心中明白,秦越并不是要丢下她和小然然,她就是故意这样说他,说不定他听了生气,一气就跳起来了。明明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很幼稚,简然还是这样做了,因为她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能让秦越醒过来。简然吸吸鼻子,抿了抿唇,说:“我今天跟小然然通了电话,她说她想爸爸妈妈,希望明天早上睡醒就能够见到爸爸在她的身边。你那么疼爱她,一定舍不得她伤心难过吧。”他那么心疼女儿,把女儿当成宝贝一样疼爱着,要是他能够听到她的话,她想他一定很努力,很努力清醒过来。简然相信秦越一定能够听到她的话,于是她继续找话题跟他说话,希望能够唤醒他。但是简然说了许久,秦越仍然没有给她一点点的反应,一丝丝的反应都没有给她,似乎他真的听不到她在说什么。看到他紧闭着双眼静静地躺了这么久了,简然的心像是有人拿刀子在刺她一样。她忍了二十四个小时了,强忍着不要掉眼泪,告诉自己,这个家需要她,她必须要坚强。所以她一直很坚强,很有条理地安排大家,该工作的去工作,该干嘛的都去干嘛。她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秦越,其实她只是把自己的真实感情藏了起来。因为她坚信,秦越一定会在二十四小时内醒来。可是当二十四个小时过去时,简然忽然就崩溃了。她捧着秦越的脸,看着他说:“秦越,你要是不醒过来。我和小然然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她哽咽着说完,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滚落,泪水温温的,一滴一滴溅在秦越的脸上,仿佛有节奏一般。简然抿着唇,抬手抹了一把泪,因此而忽略了躺在病床上的秦越的眼睫毛轻轻地闪动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