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485章:威胁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485章:威胁

    目送秦越他们的车子离去,那人刚刚收回目光,一旁放着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拿起接听:“不是说好不要主动联系我,有事我自然会打电话给你。”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说了什么,此人握着手机的手掌蓦地收紧,出口的声音更加阴冷:“你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你管好你自己吧。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丢下话,那人切断电话,五指紧紧收紧,紧紧握着手中的手机,要不是手机足够结实,可能已经被他捏碎了。……秦越带着简然去的地方又是Ivan的工作室,同时还带了简然设计婚纱礼服图稿,让Ivan帮忙给他们把婚礼要用的婚纱和礼服的样品做出来。Ivan看着秦越,不满道:“Leo,你别仗着你有几个臭钱,就想把我当你的私人设计师用。”秦越轻哼一声,道:“你别跟我说你搞设计只是因为你喜欢,并不是为了钱。”Ivan说:“还真让你给说对了,我搞设计还真是只是因为我喜欢,并不是为了赚钱。”秦越道:“要是没有钱,你的设计还能搞得了?”秦越这么一说,Ivan也觉得并不是没有道理,什么事情还是要有钱才行得通。不过,他是需要钱,但是他赚钱的方式多得很,并不一定要受他秦大总裁的使唤。“朱莉,我要休息了,送客!”Ivan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设计什么样的衣服都只看自己高兴,哪怕是秦总裁亲自上门,他照样不给面子。“Ivan,你还想不想继续在江北开你的工作室?”秦越不轻不重地丢出这么一句话。秦越这句话说得轻松,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了,他这是威胁Ivan,只要秦越一开口,分分钟钟可以让Ivan在江北呆不下去。不仅在江北呆不下去,要是秦越真想找他麻烦,他可以让Ivan从设计圈里消失。但是他们毕竟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嘛,秦越对付敌人自有一套手段,但是对待朋友他还是很友善的。真的友善么?看看Ivan怎么做,就能知道秦越是不是真的友善了。Ivan狠狠瞪了秦越一眼,道:“朱莉,你去给秦太太量一下尺寸,做一下记录,再告诉秦先生,十天过后可以来看样品。”朱莉还真乖乖地去转告秦越,秦越摆摆手,示意她别说了,Ivan吼得那么大声,他又不聋,怎么会听不到。Ivan出品必属精品,哪怕他是被逼着接下这个订单,Ivan也不会有半点马虎。不愧是世界上顶级的服装设计师,哪怕是给简然量个尺寸,也比其它人要仔细,不容许出现丝毫的差错。不过,量的过程中Ivan始终板着一张脸,语气也很不好,被秦越威胁了,他也只能哀怨两声,闹闹小脾气。……离开的时候,简然想到刚刚Ivan那憋屈的模样,噗地一声笑了起来:“秦先生,哪有像你这个样子的。明明就是求人办事,偏偏还威胁人,你让Ivan得多憋屈啊。”秦越说:“你见过多少求人办事的人,是把事情办成了的?”简然认真想了想,还真是没有看到几个求人办事能把事情办成了的。秦越继续说道:“求人办事,事情能够办成的效率非常低。明知道效率低,我为什么还要求?威胁利诱这么好的方法,为什么不用?”“你那是什么逻辑啊?”简然真想不到她家的秦先生竟然是这样的秦先生。秦越看向简然,语重心长道:“我只是实事求是地跟你讲道理。在我们这个社会里,什么方法不管用,什么方法最好用。一件事情是不是能够办成,很多人只会看事情的结果,不会看事情过程。”简然努努嘴:“你是在教育我么?”秦越揉揉她的头:“我是让你知道,我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很多面,或许那一面你不能接受,或许……”简然抬手捂住秦越的嘴,说:“我说过,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是你最忠实的拥护者。”不管错与对,不管是什么,她都会站在他的背后支持着他。秦越牵起简然的手,说:“谢谢秦太太如此相信我。”两只老虎,两只老虎……突然又响起了儿歌两只老虎。但这次不是秦越的手机铃声,而是简然的手机响了,小然然喜欢用两只老虎做铃声,他们都调的这个手机铃声。简然掏出手机一看,是她多日不见,最近总是神出鬼没的哥哥萧擎河打来的。简然问道:“哥,怎么了?”萧擎河说:“明天中午见个面吧,有事跟你谈谈。”简然点点头:“哦,好。”……第二天正好是礼拜天,萧擎河约简然见面的地点是他的家里。每次简然要去他家之前,他都会找人把屋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绝对不能让简然觉得他这个做哥哥的邋遢。简然到达时间是上午十一点,萧擎河自己在厨房忙碌着,说是要炒两个菜,让简然尝尝他的厨艺。简然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萧擎河手忙脚乱的样子,她很想去帮他一把,但是刚一迈步就被萧擎河推了回来。他说:“说好是我做给你吃,你就在客厅里好好等着。”简然说:“我担心你把厨房给炸了。”萧擎河瞪她一眼:“再多嘴试试看。”简然耸耸肩:“那我不说了。对了,你今天找我来要跟我谈什么事情?”萧擎河将快要炒糊的菜端上桌,一边说道:“就是想你了,所以请你到家里来坐坐。”简然说:“以前你想我的时候,不都是自己跑去诺园的么?”萧擎河之前自己说过,想她们母女时会跑去诺园,不仅能看简然,还能和小然然一起玩。昨天他那么正式地跟简然打一通电话,说有事想要跟她谈,她今天来了,他又说没事。不知道是他太闲了,还是他觉得她太闲了,竟然做这么无聊的游戏。萧擎河又说:“以后你有空就常来我这里坐坐,能把小然然一起带来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