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676章:蜜月(3)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676章:蜜月(3)

    “我爱你”三个字,很简单,很多人能脱口而出,但是对于秦越来说,这三个字如同千金重,至今他仍然未对简然亲口说出。一直以来,他就是这样的个性,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擅长甜言蜜语,总是用实际行动默默地对简然好。但是秦越偶尔听到办公室的秘书闲聊,说起爱一个人一定要告诉对方,要说明白。如果不把“我爱你”这三个字告诉对方,对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他的心意。无意间听了秘书这番谈话之后,秦越一直在想,简然到底明白不明白他对她的心意?简然有时候是挺聪明的,很多事情不用他说,她都能和他心意相通,但是偏偏在感情这件事情上,秦越看不懂她,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明白他的心思?思前想后之后,秦越决定要告诉简然,但是亲口说这么肉麻的字,他又说不出口,便想到了这么一个聪明的办法。嗯,秦越是觉得挺聪明的,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得意,可是一低头却看到简然在悄悄抹泪,他的心立即一紧:“简然,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哭了,难道是他哪里做错了?“秦越,你真的好讨厌啊。”简然捶了他一拳头,又抹了抹泪,“你为什么总是做一些让我感动到哭的事情?”“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你就感动到哭了,你说你是不是傻呢?”秦越把她拥进怀里,轻声道,“傻丫头,别哭了。”他为她做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事情,她就感动得稀里糊涂的,她可别忘记了,他是她的丈夫,为她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他一直就知道的,简然的个性就是如此,一个人对她好一点点,她就会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恨不得把什么整条命都交给对方。“我也不想哭啊,可是我忍不住。”简然像小然然那样,埋头在秦越的怀里,把眼泪鼻涕全擦在他白色的衬衫上,“我们是在度蜜月呢,这么浪漫的日子,我扮得美美的,想要你一直记得我是好看的样子,可是你却惹我哭。”简然用力蹭了两下,又故作凶巴巴的样子说道:“我现在的样子肯定很难看,你不许看我,不然我跟你没完。”她刚刚说不准他看她,然而他去捧着她的头,逼着她抬起头来与他对视,看到她哭红的眼,秦越叹息一声:“你再哭就真的会变丑了,到时候没有人要你怎么办?”“你以为我是然宝宝么?这样的话都能骗到我?”简然抿了抿唇,越想越委屈,又说,“我哪里丑了。”“眼睛哭肿了,眼泪流得满脸都是,你说你丑不丑?”说她丑,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嫌弃她。简然委屈得抹了抹泪:“我再丑也是你的老婆,明媒正娶的,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的。秦越,我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会缠住你的,你别想用任何理由抛下我。”“这下总算不糊涂了。”秦越又无奈又好笑,“你是我的老婆,在我的眼里,你一直都是最好看的。”嗯,这就是他们举办婚礼的好处,可以让这个糊涂的小女人骄傲又有一些野蛮地告诉他,她是他的老婆。她是他的老婆!简然的几个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每每想到这几个字时,秦越的心里都会觉得暖暖的。“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夸过我好看。”一直以来,夸简然好看的人也不少,可是她最想听到的是她家的秦先生夸她一句啊。“我刚刚不是说了。”刚刚是脱口而出,现在要他认真说,他又说不出口了。“你说不说?”简然学着秦越的样子,像他威胁她那样威胁他,可是不但没有威胁到秦越,反而让秦越占了便宜。他抱住她,抓住她的手往下,声音暗哑:“你摸摸看,它就是你长得好看的最好证明。”“流氓!”简然骂了一声,想要收回手,却被秦越紧紧抓住,“简然,我们欠下的洞房花烛夜今晚该补上了。”“秦越,唔……我们还没有……吃晚饭……”简然的声音越来越小,只后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许久之后,才听得秦越说:“我吃饱了,再照顾你吃。”简然:“……”果然啊,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个男人穿着衣服、戴着眼镜的时候,那就是衣冠楚楚,气质儒雅……然而,一脱了衣服真的是条狼——饿狼!……昨晚被秦越折腾得够呛,于是简然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想到度蜜月的时间却在酒店里睡大觉,简然心里那个怨啊,恨不得扑上去咬秦越两口。可是昨晚那个卖力耕耘的男人仍然跟往常一样,早早就穿戴整齐,坐在窗户边看报纸。听到她醒来,他回头看来,笑得暧昧邪恶:“对不起!昨晚我没有控制好力道,累着你了。”简然:“……”这个男人,再一次让人刮目相看啊啊啊啊!她默默地拉起被子,准备钻到被窝里做一只缩头乌龟吧,但是才刚有动作,秦越就起身走过来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在床边坐下,声音里不再有戏谑的味道,转变成了担忧。简然翻了一个身,不理会他。秦越伸手就往她的睡裙下摸去,简然赶紧抓住他的手:“秦越,你别太过份了哦。”听她这清脆的声音,秦越明白了,她不是哪里不舒服,而是在害羞。他忍不住笑了笑:“快起来吧。吃了香饭,我陪你去一个地方。”“去哪里呢?”害羞心立即被好奇心取代,简然似乎忘记了刚刚还想躲在被子里不见人呢。“秘密!”秦越故作神秘地说。“你该不会想再给我一个婚礼吧。”简然笑了笑,又道,“秦先生,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省着以后给咱们的儿子娶老婆,给女儿办嫁妆。”“你还是操你自己的心吧。”她不动是吧,那么由他抱她去帮她洗白白吧。于是,下午出门时,简然双腿软得几乎走不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