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701章:到底是被谁吻了(2)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701章:到底是被谁吻了(2)

    权南翟蹙了蹙眉头,面具下的凤眼微微一眯,目光带有几分凌厉得骇人的冷意。他的目光从左至右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他想要找的那个人。这个地方这么混乱复杂,秦乐然那个小丫头跑哪里去了?找不到那个丫头,权南翟的内心有些烦躁与不安。“先生?”权南翟站着未动,跟在他身后的保镖自然也不敢动,试探地问了一句。“分头去找人。”权南翟说,声音刚刚出口,他眼角的余光看到舞池角落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即使是灯光昏暗,即使有很多人,即使她戴着面具……但是权南翟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有些人,明明是很久前接触过的;有些事情,明明是很久前发生过的;明明过了很久很久,外到时间都快要将他们遗忘了,但是当时的人和事就像是烙在他身体里的烙印一样,是那么的刻骨铭心。无论经历多少事,无论过去多少时间,它的烙印不但没有消磨掉,反而越刻越深。当年那个小小的粉嫩嫩的孩子,就是刻在权南翟内心深处的烙印,无论过去多长时间,无论他接触过多少人,他始终无法将那个小小的身影忘记。如今,那个小小的粉嫩嫩的孩子长大了,穿越千山万水来到他的身边,他恨不得把她揉进骨血里放着,这样他就不用担心再跟她分开。他想要一辈子宠着的宝贝就在离他不远处,这个时候他可以趁着夜色,趁着人多,趁着难得一见的乱,悄悄去到她的身边,陪陪她。但是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无声无息走到了秦乐然的身边。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男人悄悄伸出手,目标正是秦乐然纤细的腰……电光火石之间,权南翟什么都顾不得了,什么狗屁身份,什么狗屁责任,什么狗屁使命……通通被他抛到了脑后。这一刻,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准任何人染指他的然然。他的宝贝,自然只能由他守护!“啊——”想要占秦乐然便宜的男子,没有摸到她,倒是被另一只如铁钳一般的大手给抓住了,痛得他惨叫了一声。权南翟只是微微用力,便听到了那名男子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冷冷地看着男子。“我不敢了,不敢了……”男子不停地求饶,眼神充满了畏惧与恐慌。权南翟微微用力一扭,男子的手臂被扭脱了臼,手臂摇摇晃晃地挂在他的肩头。男子吓得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了,这里是裴家,他是不敢惹事,敢在这里惹事的,身份肯定了不起。权南翟丢开男子,冷冷启口:“滚!”男子得到自由仓皇而逃,跑了几步又壮着胆子回头看了一眼,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有如此强大的气场?刚刚那个人不过只说了一个字,仅仅是一个字而已,却让他觉得,那个人只是动动嘴,他有可能就会小命不保了。回头看去的时候,男子接触到权南翟凌厉的目光,吓得一个激灵调头便跑,再也不敢回头乱看。赶走那名想要趁机揩油的男子,权南翟悄悄守护在秦乐然的身旁,不准任何人再有机会接近她。因为这里是舞池,音乐声震耳欲聋,刚刚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今晚的小小插曲,谁也没有注意到。不,不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今天举办这场舞会的主人知道,他在监控室里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东铭,你别再靠近那个孩子,马上回来。”权东铭前不久离开秦乐然去了一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时,裴炫智的召唤在对讲机里响起。“为什么?”他不明白,那个孩子已经相信他的身份了,他们之间就差捅破最后那一层纸,这个时候为什么要让他撤走?裴炫智怒道:“你先回来。”权东铭说:“裴公子,我们的计划很快就能成功了。”这一次,权东铭不愿意听从裴炫智的吩咐,他想继续回到秦乐然的身边,那个小女孩还在角落里等他。“他来了。”裴炫智说。他只是说的“他来了”,并没有点明是谁来了,但是仍然让权东铭停住了往舞池走的脚步。因为权东铭非常清楚裴炫智说的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就是他那个刚刚上任总统一职的堂哥权南翟,他才是那个小女孩口中声声念着的真正的“烈哥哥”。真正的烈哥哥来了,他这个假的烈哥哥……当然只能乖乖退开,把空间留给他们。“他怎么突然来了?”回到监控室,权东铭拿起一旁的酒瓶灌了一口,不满地问道。“得知那个孩子来了这里,他不来才奇怪。”裴炫智看着监控屏幕,看着那个带着面具却仍然气场强大的男人。他只是想到如何把那两个孩子引到舞会中来,却忘记了要把她们来这里的消息阻止传到总统先生的耳里。这次是个意外,下次他一定不能再出现这样的意外。权南翟就站在那个孩子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即使隔着屏幕,即使还隔着面具,裴炫智也能看出他眼中的深情。完了!完了!完了!裴炫智暗叫几声完了,他们的总统大人对这个孩子的感情早就变了质,早已不再是他只是喜欢软萌萌的她那种单纯的感情。“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我们的计划就这样算了?”权东铭也看到了屏幕里的权南翟,问话的语气愈加不满。“当然不能这样算了。”裴炫智说。他得尽快想办法让那个孩子离开,越快越好,绝对不能再让她呆在A国,不然谁都不知道,她会怎样改写A国未来的命运。“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权东铭握了握拳,“他才刚刚上任,如今很多情况都不稳。”“东少,我就想问你一句。你如此气愤,到底是因为你也看上了那个女孩,还是你只是不想看到三少走错路?”裴炫智问出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