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710章:看谁演得像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710章:看谁演得像

    秦乐然和林小小的解释也是合情合理,权东铭找不出破绽,也不能跟两个小女孩置气。只是他有一些疑惑,昨晚权南翟靠近秦乐然的时候,甚至还吻她……她不是没有过这么激动的反应,为什么他一靠近,她就会?“东铭哥哥,你的手没事,还算运气好的了。”林小小吃了一大口蛋糕,说得含糊不清。“那我……还算幸运的了。”权东铭收回手,摇晃了两下,没有被扭脱臼,笑容又才重新爬到他的脸上,“然然,我是你的烈……东铭哥哥,怎么会怪你。”权东铭也很聪明,适当的时候也制造一些口误,让秦乐然更加相信他就是她的烈哥哥。裴炫智制定这个计划就是如此,他们不能直接告诉秦乐然,权东铭是她的烈哥哥。因为那个孩子很机灵,直接告诉她,她反而不会相信,要让她自己发现线索,自己一步步找到,她才会对找到的“烈哥哥”深信不疑。所以他们昨天晚上才会制造的那场对话,并且故意在对话之前放出一些线索,让秦乐然掉进他们挖的坑里。果然秦乐然掉进来了,若不是权南翟出现……现在秦乐然应该已经百分百想念权东铭就是她的烈哥哥,那么他也用不着今天再带她出来进行各种试探。“东铭哥哥,你对我真好!比我的爸爸对我还好!”秦乐然看着他,一脸的欢喜与崇拜。抿了抿唇,她很小心很小心地问:“东铭哥哥,你除了这个名字,还有别的名字么?”权东铭要往“烈哥哥”的身上引,那么她就顺着他的指引往烈哥哥的身上引吧。他想怎么样,她都配合他,他们走着瞧吧,走到最后再看看,到底鹿死谁手?听到秦乐然这么问,权东铭内心微微一喜,这丫头,应该是彻底上钩了吧。“没、没有……”权东铭再出伸手,想要替她顺顺头发,但是有过刚刚的教训,他不敢再轻举妄动,刚刚伸出的手,又乖乖收了回来。“东铭哥哥,你等我一下,我跟小小说两句话,一会儿就回来。”秦乐然扯了扯林小小,“小小,你跟我出来一下下。”林小小忙着吃蛋糕:“乐然,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就好了啊。我的蛋糕还没有吃完呢。”“小小,你看看你多重了?再吃下去,都有两个我这么大了。”秦乐然拉起林小小就走,可是林小小的蛋糕还没有吃完,硬是不想走。秦乐然只得下狠招:“小小,跟我走,改天我让我家的江婶婶给你做白色巧克力。”“白色巧克力?嗯,好!乐然你一定要记得。”林小小太喜欢吃江婶婶做的白色巧克力,但是江婶婶只为秦乐然做,所以林小小想吃也未必吃得到。“一言为定!”对于林小小来说很难弄到手的巧克力,但是对于秦乐然来说,只要吭一声就有了。“乐然,你叫我出来干什么呢?”林小小习惯性地挠了挠脑袋,不愿意动脑去想事情。“小小,你先回去吧,我和东铭哥哥两个人去看话剧。”支走林小小,权东铭才能露出狐狸尾巴,秦乐然才能抓住他的狐狸尾巴。“乐然,你认为东铭哥哥真的是你的烈哥哥么?”林小小反正是认不出来的,所以她也懒得去动脑辨别,人生嘛,有吃有喝就行了。“嗯,他很有可能就是我的烈哥哥,所以我需要单独跟他相处,再观察观察。”秦乐然不是想要骗林小小,而是觉得林小小这人太实诚,什么话一问她,她不会说谎,知道什么就咕噜咕噜一口气说了。“乐然,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一些回来。”林小小转身走了两步,又想到了什么,“乐然,把你一个人丢在外面,我自己先回去,我哥会修理我的。”林小小真不明白了,到底谁才是她哥哥的妹妹,为什么她哥哥对秦乐然比对她这个亲妹妹还要好呢?“那你去另一家咖啡厅坐坐,晚点我再来找你,反正你不能再来做我和东铭哥哥的电灯泡。”秦乐然的目的是要让权东铭更加相信她认定他就是她的烈哥哥了。“哦,那好吧,你记得来找我,不要像昨晚那样丢下我自己先回去了。”林小小不愿意记的事情记不得,愿意记的事情还是能记得清楚。昨晚秦乐然先回家,林小小后回家,并且回来的时候让她的哥哥抓个正着,差点关她禁闭,她肯定要好好记住秦乐然这个罪魁祸首了。“然然,小小呢?”看到秦乐然独自一人回来,权东铭的内心是兴奋又激动的。秦乐然微微低头,小声道:“东铭哥哥,我让小小回去了,我想和你两个人看话剧,你不会介意吧?”秦乐然笑容含蓄,声音清脆悦耳,还适当地红了红脸,十足十的一幅少女害羞的娇俏模样。这样子的她,怎么看怎么像小女孩看到了心上人的表情,谁也不会想到她是演出来的。“怎么会怪你。”权东铭起身,再一次伸出手想去揽她的腰,但是他还是不太敢触碰到她,“然然,我可以么?”他征求她的意见。“东铭哥哥,我害怕我会伤害到你。”这话的意思是说,她打人是本能反应,不受她的控制的。权东铭不敢尝试了,这丫头的力道是真狠,他率先走一步:“那我们先去大剧院看话剧吧。”……权东铭让人准备的是楼上的贵宾间,贵宾间清净宽敞,视线又好,是看话剧的绝佳位置。但是包间里的两个人的心思都不在话剧上,话剧上演到一半了,可能他们剧名都不清楚。权东铭有些按耐不住了,往秦乐然的身边靠近了一些:“然然,你喜欢看么?”“喜欢啊。”秦乐然点头,努力扮演花痴迷妹的模样,“只要是东铭哥哥和然然一起看,然然就喜欢。”“然然……”他看着她,苦涩一笑,“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看到你就想对你好么?”“因为你是然然的……”烈哥哥三个字,秦乐然说不出口,因为这个男人不是她的烈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