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1045章:番外篇,都在担心他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1045章:番外篇,都在担心他

    书房外。秦乐然紧贴在房门上,想要偷听书房里二人的谈话,但是书房的隔音效果太好,她什么都没有听到。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住,正好这一切被端着茶水走来的简然看到,简然摇了摇头:“然然,在干嘛呢?”偷听被抓个正着,秦乐然有点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妈妈,爸找烈哥哥在里面谈话,我想问问他们有没有需要什么?”这个丫头是什么心思,简然怎么会不懂,她将手里的茶杯递给秦乐然:“正好,你给你爸把这杯茶送进去。顺便跟他说一声,我找他有事。”秦乐然高兴道:“妈妈,你真好!”简然拍拍她的肩头:“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快去吧,不然你的烈哥哥可能真被你爸吃了。”却在这时,房门突然开了,姚烈走出来看到准岳母和秦乐然:“你们……是在担心我?”秦乐然又把茶杯还给简然,拉着姚烈检查了又检查:“烈哥哥,我爸有没有对你怎样?”姚烈轻轻笑了笑:“傻丫头,爸是让我以后好好照顾你。”“真的?”秦乐然不信,但是突然注意到姚烈刚刚的称呼,这称呼都变了,证明刚刚书房里真的很和谐。她的心终于落了地:“你们没事就好。我还真担心你们两个在书房里打起来呢。”她可没有忘记,前几年因为那件事情,父亲二话不说就给了烈哥哥两拳,烈哥哥又不能还手。当时,她的心别说有多心疼了。看着两个晚辈感情这么好,简然也是由衷高兴,她说:“你们两个去忙你们的事情吧。我去给你爸送茶。”秦乐然道:“谢谢妈妈!”简然微笑:“去吧。”看着他们二人走开,简然方才推门进了书房,秦越不在书桌前,而是站在窗户边定定地望着远方,看起来有心事。简然把茶杯放到书桌上,来到秦越的身边,轻轻抓住他的手:“秦越,怎么了?对准女婿还是不满意?”“不是。”秦越低头,目光落在简然白皙细嫩的脸上,“简然,阿泽回江北了。”“什么?阿泽回来了?真的假的?”简然一边几个反问,那是证明这些年她也很担心流浪在外的孩子。秦越又道:“他昨天中午到的江北,现在住在丽景大酒店,身边带着一个女孩。” “身边带着一个女孩?说明他把过去放下了,愿意回来面对我们大家了么?”简然激动得握紧了秦越的手,“秦越,妈卧病在床这些日子天天都念着他,我们去接他回来好不好?”看着简然激动的模样,秦越将她搂紧怀里抱了抱:“我知道你担心他,但是我们不能接他回来。”简然不懂:“他都回江北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接他回家?”秦越说:“你也说他都回江北了。他都回到江北了,却不愿意回到这个家里来,证明他还没有放下。”简然的情绪突然就低了:“哦。”那个孩子是他们家里的一份子,他不在,这个家就有一个缺口,是不完整的,但是他们又不能逼他。大家都在等,等到他想通了,想明白了,等他自己回到这个家里来。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他回来,家里的大门都朝他开着。秦越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无声地安慰着她。……秦乐然拉着姚烈:“烈哥哥,刚刚爸爸跟你具体说了什么呢?”“就是让我好好照顾你。”看着秦乐然,姚烈又忍不住吻了吻她,“然然,还有三天,只有三天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把心爱的小丫头娶回家里,以丈夫的名义照顾她、爱她,只是想想,姚烈都激动无比。秦乐然欲言又止:“烈哥哥……”姚烈担心道:“然然,怎么了?”秦乐然窝在他的怀里,喃喃道:“我一直都知道我是要嫁给你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离婚礼的日子越近,我的心里就越不踏实。”姚烈吻了吻她的额头,捧着她的头,让她抬头看着他:“然然,别担心,一切有我。”“我就是知道有你。”要不是有他,她肯定会更害怕吧。不过,如果没有他的话,她也不可能嫁人啊。秦乐然觉得自己最近都有些神经质了,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是患得患失的。秦乐然这几天的情况是有些不对,姚烈觉得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婚前恐惧症,这种症状如果不好好疏导,情况会更严重。他抱着她:“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秦乐然问:“去哪里?”姚烈说:“别问,去了就知道了。”秦乐然拽着他:“烈哥哥,对不起啊!”姚烈蹙眉:“怎么又跟我说对不起?”秦乐然深吸一口气:“这几天我总是在想一个人,我在想他究竟在哪里?我在想他究竟过得好不好?”姚烈知道,秦乐然想的这个人是她的哥哥——三年前离家出走的秦胤泽。三年前,秦胤泽留书出走后,秦乐然一次都没有主动提起过那个人,但是并不代表她就不想他。相反,她可能比任何人都挂念他,担心他的安全……只不过,她不愿意说出来,她也担心让家人跟着她难过。秦乐然哽咽道:“我很想他能参加我的婚礼,很想他亲口祝福我,但是我更希望看到他能够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幸福。可是这么些年了,他走的干干净净,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回来,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姚烈安慰:“然然,他一定活着的。”秦乐然不想哭,却忍不住流下降眼泪:“烈哥哥,对不起啊!我知道我不该在婚礼前还天天想着别人,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去想他啊。婚礼的日子越近,我就越想他。”“我想到他过去对我的点点滴滴。他是真的对我很好很好,不管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不管我的要求有多么不合理,他都会尽他最大的努力帮我办好,可是我却一直把他对我的好看成是他别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