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小说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1623章:继承者篇,分手原因

作者:简然

爱过才懂情浓 第1623章:继承者篇,分手原因

    饭桌上,乐乐和陆陆两个小家伙争着抢着要挨着表姨坐在一起,两个小家伙还嘴甜地说得挺招人疼的,因为表姨是美女,所以他们要挨着表姨一起坐。听完小家伙的言论,秦乐然佯装受伤道:“乐乐,表姨是美女,难道妈妈就是不美女了?”乐乐奶声奶气道:“表姨是单身美女,妈妈旁边有爸爸陪。爸爸会保护你这个美女,乐乐暂时保护表姨一下下。”萧蜜被小家伙逗乐了:“哇哦,我们的乐乐和陆陆还是两个小绅士呢,表姨好喜欢你们哦。要不这样吧,表姨要在江北呆一些时日,这些日子就由你们俩当做表姨的小导游好不好呀?”陆陆抱着萧蜜的胳膊挨了又挨,蹭了又蹭,一幅表姨你真美的小花痴表情:“陆陆也好喜欢漂亮表姨,陆陆很愿意做表姨的小导游。”陆希也有些吃醋了:“小家伙,你出门之后恐怕都找不到回家的路吧,你还想做表姨的导游,你这心里打的什么小算盘呢?”这还是她的儿子么?她怎么觉得这个儿子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越来越不像她的陆陆了呢。不过陆陆这样的改变,还让陆希挺满意的,小家伙能这么快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是上天赐给他的福气,也是家人给他的爱,让他有了安全感,再也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抛弃的孩子。……接风洗尘宴后,秦乐然姐弟二人将萧蜜安排诺园入住,因为一直挂着萧蜜的事情,秦乐然便主动留下,打算单独找萧蜜好好问问是怎么一回事:“蜜蜜,你跟我说说看,你和妹夫怎么就分手了呢?我们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总感觉这件事情不太真实。”“表姐,分了就分了,不管什么理由还是分了,我不想再提起这个人,所以你们也别多问了。”有些人,只能是她人生中的过客,失去了就失去了吧,她不想再为那个人心伤。不管内心是否能够做到,表面总是要做到的。秦乐然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是这是她的亲表妹,加上这孩子出生时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又是一个不太管事的人,她这个做表姐的不管,谁来管呢:“蜜蜜,你是学心理学的,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独自一人憋在心里难受,不如说出来给我们听听。”“表姐,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我不想提。”只是想到那个男人,萧蜜就会觉得恶心反胃想吐,什么要保护她一辈子全都是屁话,她萧蜜也是当初年纪小不懂事,才会被男人的花语巧语所欺骗。看出了萧蜜非常抗拒提离婚这件事情,秦乐然再担心也不好再追问,她拍拍萧蜜的肩头:“不想提他那就不去想他了,既然你来到江北,江北也是你的家,就在这里好好住着,想住多久住多久。你这段时间就好好玩玩,不用再想着工作。”“谁说我不工作了?”萧蜜俏皮地瞪了一眼秦乐然,“我今天刚下飞机,小表弟就让我去开解战家公子。表姐你知道我的工作吧,我的工作是按分钟计费的,我陪他聊了半个小时就是三十分钟,好几千块钱呢。”“你啊,算得真清楚,跟你爸爸一样。”秦乐然戳戳萧蜜的额头,忽然笑了,“蜜蜜,你这么大牌的心理咨询师,心理咨询收费本来就高,对方是战家公子的话,收费应该要翻倍收才对。”萧蜜被秦乐然逗笑了:“表姐,战家公子也是你的表弟吧,你在你的表妹面前这样坑你的表弟,你就不怕我对你有什么想法么?”秦乐然耸耸肩:“我就是这样的一人啊,你想对我有想法的话尽管想吧,我不在意的。”“好了,表姐,我不逗你玩了,你快回房休息吧。再晚回去,姐夫肯定得跑来我房间里抓人。”“嗯,那你也早点休息。”送走秦乐然,萧蜜独自留在房间,突然之间就好失落,她知道她失落的是什么,可是又有何用?萧蜜是很羡慕小姨这一家子人的,个个的丈夫对妻子都是那么的体贴,那么的温柔,哪像她……以为自己早早就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后来才知道是自己的愚蠢与无知。还好,她及时看清楚了真相,及时从那个坑里跳了出来,不然可能会被蒙蔽一辈子都说不清楚。……从萧蜜的房间出来,秦乐然并没有回房,而是找到了秦胤戬:“小可爱,你对咱们的妹夫有印象么?”秦胤戬:“见过一次。”秦乐然又说:“那你对他这个人有什么看法?”秦胤戬说:“姐,在背后议论别人不太好吧。”秦乐然瞪他一眼:“我又没有让你说他的坏话,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这个人,看看他是不是会出轨的那种男人?”秦胤戬:“他出轨了?所以表姐才跟他离婚?那小子,我看他是欠收拾,敢欺负我们家的人,他活得不耐烦了。”秦乐然有些无语道:“我说弟弟,这是你的台词么?请注意你高冷的形象好不好?不要让观众都不认识你了。”秦胤戬:“在面对那种人渣的时候,谁能冷静得下来?他欺负的人是谁?是我唯一的表姐。”萧擎河是简然唯一的哥哥,也是秦乐然他们唯一的舅舅,以前因为舅舅喜欢四处奔走,几年才回来一次,他们见面的时间一直很少,就连他什么时候有了女儿,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有了女儿之后萧擎河的生活慢慢安定下来,他们两家人走动的机会也就多了一些,但是因为定居的城市在不同的国家,奔走一次所花费的时间也少,一年最多也就能见上一两次面。不过虽然见面的时间少,但是这外侄二人对舅舅的感情就是特殊,时时都牵挂着他们家的事情,尤其心疼这个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的小表妹萧蜜。秦乐然说:“我是在让你分析他那个人,没有叫你去收拾他。现在这件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因为什么分手,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好好帮我分析呢?”